败坏

永不爬墙的乔家迷弟

捡了一只幼雀回家,    发现不会养小动物(ー_ー)!! ,一寻思,送给几个养过的小学生养

第一次弄这样小玩意儿,看视频学的,还不错,我果然是个天才o(*≧▽≦)ツ⊥⊥⊥⊥【拍钉狂笑】哈哈哈哈哈……
手残解除

蛇夫

这是特给 @苏珩的刘海 写的,以报答她帮我想名字,私发给了她,她发不出去,那就我发吧



  “柳思孝先生你愿意娶赵楚楚女士为妻吗一生爱护她不离不弃不管贫穷和富贵”
  “我原愿意”柳思孝扶正了下眼微笑着说。
  “赵楚楚女士你愿意嫁柳思孝先生为妻吗一生守护不离不弃不管贫穷和富贵”
  “我……我”赵楚楚转头望向观众席上坐立不安极度绝望的沈立像是下定了决心。
  “我不愿意”
  她赵楚楚爱恨分明,她知道自己爱的是沈立,她与沈立先是有婚约,后因无法接受生父是卖国贼并被沈立逼死的事实而终与沈立解除婚约,但在这一刻她想清楚了爱便是爱了,若把心给了另一个,却又嫁与他人,不仅苦了自己也害苦了别人。
  沈立听完便奔跑到了台上一把抱住赵楚楚,柳思孝低头苦笑一了下便潇洒的离开了现场,他爱赵楚楚那便成全她吧。
  “让让,……让”
  一辆弯拐去的轿车冲向湖边道的人群,人群分分逃开,而柳思孝因分神完全不知道事态 ,知道后已经来不及了,此时柳思孝已经被撞倒在湖里,
  都说人要死时会回忆起自己的一生,但人们有何得之淹死之人除了求生意识在挣扎又那有时间容他回忆。
  柳思孝醒了看到头顶的参天古木一瞬间懵逼了,他记得自己落水了啊,怎么会到这里,不管了先走出这片森林在说,他用了半天的时间找路也没走到森林的边缘,而腹中也饥饿难耐,现在他认清了个现实,那就是自己来到了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在一个小河边柳思孝找到了一颗低矮灌木上结的果子,大拇指头大小的红色果子晶莹剔透很像葡萄,他也不管有没有毒,直接就往嘴里送,他找了半天也就见到这一颗比较低的树,其他的树上也有果子无奈实在太高。吃饱后眼看要天黑了,在这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中找不到避护所是十分危险的,他柳思孝虽然没有什么野外生存的经验 ,但常识还是有的。也是柳思孝运气好在绕过几颗古木后便见到断崖下的一个山洞,见去一看山洞口小腹大,里面干净整洁,很适合做避护所,柳思孝在洞外找了些干草铺在地上,又捡了些石子树支把洞口遮住,
  他躺在干草上卷曲这身子回想着与赵楚楚经厉到今日的变故,一切都像做梦一样,后半夜里柳思孝腹疼如刀绞特别是下体,他想可能那果子真的有毒吧,也许死了万一能回去呢柳思孝如是想到,他捧着自己的肚子疼吟着意慢慢的也昏昏睡过了去,恰在这时被柳思孝当好的洞口被从外撞开,一双碧色的眼睛出现在漆黑的洞中,那双眼睛进到洞内寒气立现,但不一会便又消失了,随一整骨头碎裂的声音后,一声人音传来,“雌性”不是疑而是肯定,他在空气中有嗅了嗅,声音也染上了喜悦。
  “发,情的雌性”
  说完朝柳思孝而去,在柳思孝背后躺下,慢慢的把柳思孝的身体转过来,好漂亮的雌性,短头也很可爱,眼睛上的是什么东西 ,拿开,他如是想着也这样做了。
  “雌性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他嗅着柳思孝身上的味道,手在柳思孝脸上来回的抚摸,柳思孝在梦中感觉脸上一阵冰凉,现实中也打开了抚摸他的那双手,却旧未醒来,
  “雌性我们生崽崽吧?”
  柳思孝感觉太吵了无意识喃呢了一声,他摸索了半天劲才解开柳思孝的衣裤。
  “难怪你一个人出现在这,一定是你的族人抛弃了你,这么漂亮的雌性也舍得留丢”他看到柳思孝平平的胸, 部和  夸间如雄性一样的肉瘤如是想到。
  顺着柳思孝光洁的腰腹,分叉细长的舌头一路下舔,把柳思腿间的血迹都   ,舔得一干二净。随后整个身体都附在柳思孝身上,柳思孝只感觉有什么压在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东西抵着自己的下体,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在家里自己新婚的床上而是在另一个世界的原始森林,瞬间清醒过来 。
  抬眼便见一双碧色的眼睛盯着自己,着时吓得不清,而下体被撑开的疼痛也让柳思孝回过神来,这只野兽在对他做那……那种事,使柳思孝惊恐万分,
  柳思孝开始反抗奈何无论怎样都挣脱不了,而他体内的硬棒也开始动作起来,
  “雌性别怕,我们在种崽崽呢,你的族人嫌弃你我不嫌弃的”
  “你……嗯,你会说话”
  “嗯”
  “那你快放开我”
  这次没有回答,而是用身体来告诉柳思孝,他不答应,柳思孝的挣扎是无效的,最后柳思孝也适应的身体里的尺寸慢慢的见入佳竟,嗯呀之声从他嘴里响起。而身上之人听后也干劲十足,柳思孝的腿不知不觉间就缠在那人身上,他的身体也越来越热,唯有身上这人的冰凉能化解,柳思孝被情, 欲所支配已经忘了一切,只想放纵自己沉腻在其中,
  “好了没,嗯……我,我受不了”
  “等一会,马上就好”
  ……
  眼看天渐渐的要亮了,
  “我实在受不了,好想睡”
  “雌性你睡吧”
  动作却未停下来,而且柳思孝感觉体内的东西又大了不止一陪,……
  在次醒来柳思孝是被蔽醒了,他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而手下冰凉的鳞片也让柳思孝一整寒意,在抬头一看,着点把他吓死过去,一条银白的巨蛇把他卷住而头部那双碧色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看,柳思孝也不顾虑什么男人的风度的尖叫起来,认何人看到如水桶般的巨蛇把自己缠住不恐惧大叫的他柳思孝敬他是条汉子。
  随后柳思孝便听见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一眨眼间眼前那里还有什么巨蛇,而是一个银发及腰赤裸着身体的男子。
  ”雌性别怕,是我,你的雄性”
  这声音柳思孝不会忘记的,就是这人称危侵范了自己。
  “妖……妖怪”说完柳思孝就欲逃走,可一站起身子便双腿无边的往前倒去
  “妖怪是什么东西”男子边一手把柳思孝捞到怀里一边不解的问道。
  ……半小时后已经穿戴好的柳思孝又恢复以前的优雅之态,曾经有人评价柳思孝给人的感觉是衣观禽兽,当然这不是贬低的意思,而是对那种扣动人心的气质的形容,。半小时的时间柳思孝已经从西索那条臭蛇嘴里了解了这个世界,
  “思孝雌性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雌性,虽然身体很像雄性,不过我是不会嫌弃你的”
  在这个世界上分为雄性和雌性,雄性可以变身而雌性不可以,而雌性就和柳思孝那个世界里的女人一样,这里的男多女少,而从西索嘴里得知这里的女人大多颜值不高,
  “我不是女人”
  西索长着一张侵略性的俊脸,碧色的眼睛满眼都是柳思孝,
  “嗯,思孝说的都是对的”
  其实柳思孝也想过要逃走的,但在这到处都是野兽兽人的世界他冒然逃走可能早被野兽开肠破肚,而为什么先前柳思孝没遇到野兽呢完全是因为他在西索的领地范围之内。
  咕,咕~
  “思孝你饿了,我马上去捕猎”
  柳思孝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他低下的瞬间刚好看到西索的那物,天四……四个蛋,蛋,还有那两跟那啥也太大了吧。
  
…………
  没了,后续看心情。不打多余的标签将就看吧
  雷到不负责。
  
  
  
  
  
  

在网吧过通宵,别人是去打游戏我去看男神,不过还是网吧里的电脑看得更巴适

我又来废话了。
啊我的身高啊被那个死医生量缩水成158了,用尺子量不专业差评,最讨厌一年一次的体检。
心塞心塞,妹子都比我高,我要一辈子打光棍了。
心情十分不好,心情一不好就不想更文😖

魅尸

第十一章,鬼神公子

  “哦”王文青依言去赶“公子”却不想帮了倒忙。“公子”受到惊吓反而往女鬼的方向撞去,眨眼间女鬼化了青烟附到了猫身上,“公子”地上滚了一圈站起,对着三人呲牙咧嘴,弓身竖毛,寻视一翻对着最弱的王文青扑去,王文青见势,直接趴在地上,猫从头上跃过逃了出去。
  ”你躲什么躲,你身上有护身符她又伤不了你多少”陈晓怒瞪着眼,如若不是王文青帮倒忙,女鬼早就收了。
  “追,”陈晓说道。
  “把她赶出来”苏珩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团黑烟直冲“公子”而去,那只叫公子的猫便在客厅到处乱撞,翻滚,一会冒青烟一会黑烟,还是黑烟更老道些,不一会就渐渐压制住了青烟,女鬼被硬生生的挤了出来。
  女鬼原气大伤也不敢和他们硬拼,袁浩量出法镜,陈晓则拿出收鬼瓶,两人想的是袁浩先用法镜定住女鬼陈晓收。女鬼见逃无所逃,往正在捡猫的苏珩那边逃去,欲吸苏珩的阴气,注长力量,那成想苏珩可不是善主,在苏珩眼中女鬼就相当于一块肥美多汁的肉,直接张口把她吃渣都不乘。
  “……”
  “……”
  “……”
  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苏珩,然后面面相视。
  “你就这么吃了,我收鬼瓶都没你快”
  “我法镜都跟不上你的速度”
  “实乃彪悍啊!”
  苏珩舔了舔唇“好吃”,本来可以从女鬼嘴里得知更多线索,这一下可好,只能打道回府了。
  “王兄弟啊,记得把钱打到账户上啊”
  袁浩拍了拍王文青的肩膀道。
  “走吧,回家”
  陈晓过去拉苏珩,
  “可是,可是猫猫……”
  苏珩抱着“公子”就不撒手,王文青见“公子”被女鬼附过身怕沾染秽气就作了个顺水人情送给了苏珩。
  回到住所后陈晓问苏珩:
  “珩珩那团黑烟是什么东西?”
  “他是珩珩刚认的好朋友”
  “喂小辈什么叫那团东西,吾乃鬼神道人,喵”
  便见那只叫“公子”的猫口吐人言,
  “从实交待你是何方鬼物生前之事尽数讲来”
  “无礼小辈,吾乃茅山三十五代第子慧玲子是也,好歹也算你们的祖辈了”边舔着爪子边说。
  “居我所知茅山三十五代第子只有三人,并且也没有叫慧玲子的人”袁浩慢不惊心地说道。
  “那几个老匹夫,怎么能抹杀我的存在,气死吾了喵~”说完在苏珩怀里挠来挠去。好一会才消停继续讲道:
  “额……吾的确是茅山三十五代最小第子,道号慧玲子,吾天资聪慧不羁世俗的正邪观念,修鬼道禁术,被逐出师门,下山后建了吴山观,道号鬼神道人,人称鬼神公子,后来嘛吾与人斗鬼被人暗算,年纪轻轻就去见祖师爷了,”边说边用猫爪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
  “多行不必,必自必,道法自然,存万千变化,唯一不化邪魔,你即修道何修魔,这在无形中就影响了气运命数,无怪乎他人”
陈晓不屑道,茅山规矩自古传下来并非只是约束弟子更是一种警告。
  “你怎么认识苏珩的,还有吴山观必须说清楚”两人可没忘在陈王墓里蔡人国大哥自称是吴山观的。
  “吾死后被弟子封在泥像里,参拜,三年前官府修道路,把吾的泥像铲平了,吾才得重见天日,前不久那红衣女鬼欲吞噬吾没成,吾甚是气愤,一直追她至此,认识了可爱的小珩珩,吾观小珩珩乃世间奇物遂起了兴趣,而现在的吴山观并非吾亲传,而是分支吾并不了解,你们两小辈倒是帮吾从这猫的身体里面弄出来啊”
  “我俩恐怕道法不够,帮不了前辈,前辈即是鬼道高人想必自有办法,再者前辈没了肉身,这猫的身体就将就用吧,好歹是贵族猫”袁浩挑眉笑道。
  苏珩一听鬼神道人出不来了反而高兴,举着他过头顶:“珩珩有会说话的喵喵了耶,”
 “小珩珩放吾下来,喵~恐高啊”
 弄清楚后两人也不得不依苏珩的把鬼神道人与“公子”的结合体留下来暂时叫鬼神公子吧,陈晓便去煮了些面当夜宵,忙了大半夜先前吃的早就消耗了。
  “喵~喵,吾终于又可尝到吃东西的快乐了,喵,好吃”
 苏珩就看着他们吃满眼的羡慕,双手托着下吧。
  ”珩珩也好想吃,鬼不好吃冷的,小晓和小耗子的气好可是不让珩珩吃饱”
  “小珩珩你个馋嘴的粽子,喵,吾告诉你哟,五谷是受稷神避护的。稷神又称谷神,是土地之神——社神派生出来神灵。稷是社之细别,名曰稷(《礼记·郊特牲》)。又殷人只有社而无稷(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故从土地神派生出了专管五谷丰登与否的神灵——谷神君。喵~你是不存六道,吃了肠肚会烂的”
  “哦”
  “你讲了这么多不就想罢弄自己的学识吗,这些常识像谁不知道一样,”陈晓给鬼道公子翻了个白眼。
  “你……无知小辈,还是小珩珩可爱”
  吃完收拾过后把鬼道公子扔进客房,两人喝了药后,袁浩又炒一盘虎皮椒,
  “师兄饭都吃过了,你这是干什么”
  “得你祖宗也只有我上心,你这子孙当得不称职啊,小珩珩吸的阳气都是一个味,怕是腻了,我们加点味道”
  “你是说让我们吃辣椒,然后通过我们尝到辣味,那得多少辣椒味道才沾到气里啊”
  “放心,这是特辣级的魔鬼椒”袁浩挤眉弄眼道。
  “……师兄你可真会作死”
  于是两人泪流满面的回到房间,:
  “珩珩,开饭了”
  “哇,小晓,小耗子今天格外的香辣,小晓小耗子为什么流眼流呢,嘴巴也红红的”苏珩嗅了嗅空气对两人说道。却也抵不过美食的诱惑。
  待苏珩吸了几口后情况有了变化,阴气大涨,指甲暴起,长发疯狂的生长,两人暗道不好,只是这次苏珩却未给两人有机可袭的机会,双肩一展,把他俩死死的压在床上。长发束缚住他俩的手脚,使其动弹不得,。千年粽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这回真是阴勾里翻船,茅山的列祖列宗啊,不教弟子云惊,云鸿来见你们了”
  “喵,~喵”
  两人听到猫叫声,一瞬间又看到了希望。
  “前辈,鬼道前辈,救救我们啊”
  苏珩缓缓转过头来赤红的双瞳瞪向门口的鬼道公子。
  “喵~妈耶,吾救不了你们,好凶,放心你们死不了,小珩珩只是需要阳气平衡一下那只女鬼的阴气,吾走也”说完一溜烟给跑了。
  “屁个鬼道高人,还有脸说是我们茅山出来的”
  袁浩骂道,苏珩这时只凭本能办是,唯一记得的也就不能要了他两的命。本能的驱使下往阳气更重的地方而去,男人嘛,阳气最重的当然是那个地方啰,被苏珩这一摸两人立即有了反应。谁上他俩刚喝了壮阳药又吃了那么多辣椒,男人最是经不起扇风点火的,这火气就上来了,两人挣扎得更厉害了,。
  苏珩坐压在陈晓腰上,两手各撑在袁浩,陈晓胸膛上,对着两人一笑,两人仿佛被勾走了魂停止了挣扎,陷入最原史的欲望中,反过来贴向苏珩,渐渐的束缚住两人的头发松开,两人已甘愿陷在其中,在也没法挣扎了,魅尸就如它的各字一样,勾魂摄魄。
  人类最原史的繁衍活动在这小小的房间里上演,苏珩任由两人各种置弄自己的身体,他从有一方进入时便闭上了眼眸,源源不断的阳气从对方身体流入自身,他只知不断的吸取,。而不停云耕田种的两人身体也在一度度的惨白下去,只至精皮力尽倒在床上。
  第二日。
  苏珩最先醒来,已是周身气质大变,眼低多了些着摸不透的情绪,看了一室的狼藉,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双手缓缓的捏向两人的脖子,本已虚弱不堪的两人现在就只乘出的气,不见进的气。苏珩犹豫不决,手下也松开了些,。
  “喵~住手 ,他俩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小珩珩啊,你忘了他俩对你的好了”鬼道公又作疼心及首的样,只是以猫的身体作这样的动作滑稽至极。
  “你凭什么管本王的事,”苏珩危险道。
 “喵~要杀猫了啊,有神智的小珩珩一点也不可爱,还是以前的小珩珩最乖”
  “……给本王闭嘴,别提那些蠢事,”
  苏珩一想到那些日子里的自己,苏珩不禁一阵恶寒。如今他恢复神智,留在这只会害了陈晓与袁浩,他在陈晓身上感觉到一丝慕容安的气息,便知是自已的后代,可是这也不能消除苏珩杀人的冲动,还是傻子那会看电视知道一个词,叫什么黑厉史的。这俩货就是他的黑厉史,想他堂堂陈王竞然与两男子行苟且之事,还是下面的一方,想想就来气。
  找了剪刀栏腰前断过长的头发,一甩并没有的长袖果断抱起鬼神公子就走。
  
  
  
  
  
  
  
  
 
  
   @鬼神公子 你出场了

魅尸

第十章,大学生自杀案(终)

  陈晓起坛作法,却怎么都末能招来李静芳的鬼魂按道理李静芳昨天才死,连头七都还没过,鬼魂是不会却地府报到的,撤了法,宋慧瑟瑟抖抖的来到陈晓身傍问:"陈法师,怎么样…样啦…"
  陈晓不语:这件事情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苏珩见陈晓一脸严肃则懂事的乖乖站好没有闹腾。
  “回学校和师兄们会合吧”陈晓说道
  三人火急火人燎的与袁浩,王文青会合
  “师兄可有什么发现”
  “我们悄悄潜入女生宿舍,在李静芳的床低下找到了这个”
  说完袁浩从衣兜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递给陈晓,玻璃瓶里装着黄澄澄的油壮液体,宋慧见着这东西就躲得远远的了,先前听袁浩和陈晓说那是从死人身上提炼的尸油。现在见了能不害怕吗?
  “看着很好吃的样子呢”苏珩用手指点着嘴唇,两眼直愣愣的看着陈晓手中的尸油,闻言陈晓馒头黑线,心里想到我们没喂饱过你吗?额,虽然确实没有真整的喂饱过,但好歹也是给你吃了的。
  “我到忘记了,今天没喂珩珩饭,一会回去给你啊,就别惦记这脏东西了”
  “嗯,嗯”苏珩点头,
  又经过一会线索的核实,几人商量先来守株待鬼,在过三日便是王文青显示的死期,而陈晓袁浩却对尸油的来源感兴趣,对付女鬼后湘西一行是必须去了。
  “你俩别在这光坐着,过来帮帮忙收拾一下餐具啊”
  袁浩对着王文青和宋慧说道。
  因为离女鬼出现的时间还有一天他们便先回店里上班,
  “你让我当服务生?被同学们看到了岂不是让他们当笑话看”王文青这二世祖最是要面子,怎么原意干,
  “你们这些公子哥大少爷的最难伺候,你不帮忙也行,你的破事我们也不管了”
  “别啊,袁法师,袁道长,我干我干还不行吗”王文青连忙笑嘻嘻的去收拾餐具,而苏珩则与几个女学生聊的起劲。
  花树看着去孩童般的苏珩,眼中闪过莫名的伤感,倒也是一闪而逝。转过头对陈晓说“珩珩这几天懂事了不少嘛,都会撩女孩了”
  “嗯,最近恢复不错”
  
  晚上要下班了见苏珩还在和那几个女生聊天,袁浩走过去“在聊些什么呢,这么投入”
  “没…没什么”见袁浩近了几人连忙终止话题,几个女生脸红着低着头,苏珩也低着头可能因为是做错了事,袁浩狐疑地眯了眯眼睛问道“真没什么吗?”
  “没,没有”几个女生和苏珩齐声到,说完几个女生就欲走。
  “等一下,你们几个女生这么晚啦走回学校不安全,我给你们叫一辆车,还有这些是店里新研发的蛋糕,带回去尝尝吧”
  袁浩微笑的看着几个女生上车后才回店内,一进门就见陈晓给他翻白眼
  “师兄可真能装,在暖男的皮下就是一个大逗逼”
  
  “彼此,彼此,谁也不会想冷漠剑下的茅山掌门是个中二病患者”
  
  王文清,宋慧“……”这两货真的靠谱吗?
  而苏珩则不管两人的怂对,一边拉着一个道:“回家吃饭,苏珩饿了”说这话时板着脸,十分严肃道
  留在原地的宋慧王文青想,这是僵尸?,还真通人性,容不得两人多想,见三人走远拉,两人赶紧追上去。
  苏珩依然睡在两人中间,待苏珩吸完阳气后,两个各自喝了两大碗药,手头没有鬼物,他两便成了苏珩的主食,苏珩珩抱着毛绒熊,天真的问着,两人
  “小耗子,小晓,我们算不算夫妻呢”
  “噗”
  两声喷水声,刚还没有完全咽下去的药喷拉对方满脸,陈晓抽纸擦了擦脸
  “谁告诉你的?”
  “就是今天陪珩珩玩的姐姐们啊,她们说睡在一起就是夫妻了,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我说那几个女生干嘛脸红呢,额,小珩珩啊,我告诉你啊,男生跟男生呢是不能做夫妻的,我们都是男生。
  “明明是可以的,姐姐们都放给我看了,你们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对不对?你们也要抛弃我对不对?”
  说这两人便见苏珩双瞳变红头发爆长,脸上血管浮起,苏珩这断时间慢慢的恢复了点,脑海中不断闪过有一个女子弃他而去,俩人大感不妙,这怨念也太重了,
  “可以,可以,珩珩和我们是夫妻,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俩人连忙哄到
  “骗子,骗子,都是骗子,”
  完全不管用,只见苏珩怨念越来越重,TMD,豁出去了,俩人心底同时暗骂一声。
  千年多的粽子可不是闹着玩的,陈晓背后抱住苏珩,袁浩猛地扑过去,吻在了苏珩的唇上,然后咬破舌头,往他嘴里送,苏珩的怨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了下去,眨着眼看着吻自己的袁浩,姐姐们说亲亲代表着爱,只有爱了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过一会苏珩感觉到口腔像火烧一样
  “烫,烫,烫”
  苏珩推开袁浩,摸着嘴。
  “啊,我的腰”
  苏珩因为烫睁开了陈晓的禁锢一下弹了起来,又坐了回去,刚好一屁股坐在陈晓的腰上,陈晓从背后抱住苏珩的背袁浩一个猛扑他就到在床上当了肉垫。苏珩连忙起来,盘腿坐在一边对着手指道
  “,对不起,小晓:我不是故意的”
  袁浩脸色白了一度,现在才缓过来,看着苏珩心头道这祖宗,可真是个定时炸弹啊,
  “你没错,嗯,珩珩会和我们永远在一起的”陈晓道。
  “那小小要亲亲苏珩珩才算数”
  陈晓闭上眼睛在苏珩嘴上吧唧一口立即就离开了,因为他想起了苏珩在停尸房吃尸脑的画面。
  第二天也就是王文清的死期,因为要布置阵法,所以不能带苏珩去剪一夜暴涨的头发,许是习惯了短发,顶着头长发苏珩各种别扭。按照女鬼的规律大概在时大概在子时会出现,而且定会是厕所陈晓猜测女鬼生前死在厕所里死去的,人死后对自己死亡的地点会有所排徊旦喜欢找相似的地方戏耍人,又时却是要人命的
  袁浩,用朱砂红笔在王文胜胸口画了符印,这是以防万一两人顾不到他时可以保命,宋慧被送到花树哪去,原想把苏珩留在店里,但苏珩不干,
  袁浩陈晓全身上下抹了锅灰又贴了隐身符,锅灰可以隔绝生人身上的气味,同事也有隐身的效果,两蹲守在厕所门口而王文清则到了一时假意起来上厕所,而怕苏珩坏事,让他待在王文清房里。
  王文青掏出鸟来欲一解尿意,背后一阵阴风吹过,王文青脚下寒意渐起,全身都僵住了,此时王文青只能心里默念陈法师袁法师啊你们倒是快点来啊,王文青感觉有什么东西整慢慢的向他后背靠还,好死不死的这时一闪一闪的灯也彻彻底底灭了。长长的指甲快戳到肉时一阵烧腐肉的烂臭味传来,
  “啊~救命啊”
  女鬼的叫声同时传来,随着王的一声嚎叫,蹲守在外面的两人破门而入,两人先打开部置好的灯,凡是鬼物出现的场所,鬼物的碰场都会影响电路设备,所以一般遇到鬼物电灯之类的都会灭,突如其来的强光晃了女鬼的眼。王文青见机快速的跑向陈晓与袁浩身后,待女鬼适应了强光后见王文青逃脱瞬时怒不可恶,陈晓与袁浩见女鬼一袭破烂红衣,脸上的痕迹与李静芳一般无二
  嘴里收出“桀桀”的声音,向二人扑来,陈晓袁浩对视一眼,各自抽出一张黄符,用法算扣在上面,黄符便像粘在了上面一样。
  两人又沿着阵法穴位走八卦太极步,一手摇铃,嘴里念咒。便见从墙面射出如红绳样的法光束缚住了女鬼,女鬼的面目越来越可憎,烧焦的恶臭也越来越浓,女鬼拼命的握着耳朵,尖锐的凄凉声让人头皮发麻,正当要收服女鬼时,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喵~”
  一只白毛碧眼的猫出现在厕所里。
              “公子你怎么跑来了”
王文青叫着那只猫道。
  猫属性阴能通灵,猫了尸可以炸尸,更何况厉鬼,附在猫上可就麻烦了,袁浩厉声道:
  “王文青快把猫赶出去”


—— ——突然不想多弄标签了

妈耶我有病啊看乔的腐文不喜欢有副CP
副CP只能是男女,不能男男,水仙更受不了,我真没治了,我为什么会腐呢,不腐就不会看腐文了,就没有雷点了,我为什么从不看自己写的文也是觉得雷,好想删「纠结中」

老家的那山那水……那人已嫁